系统过载,已下线

磕玫瑰(可逆不可拆
三分热度,七分痴迷

这俩真的可爱上头了
参考p2的阿喵,(虽画得不及它和天使万分之一可爱)忘了图源了_(:з」∠)_冒犯到一定谢罪

曼城夺冠啦开心开心🥳我的钥匙扣也到了,嘿嘿~虽然不是很像,但是既然是自己做的就不嫌弃啦~
夺冠前啥都不敢说,生怕变成毒奶,现在觉得自己可以上天了!
本来期待着p2的局面,希望下个赛季可以实现!!!希望他们都可以越来越好!!!

为什么我不能把他画好看点_(:з」∠)_

【玫瑰】骗子

dbq,是把小破刀,只有1000字。
这玩意在我文档里躺了几个月,还是决定拿出来丢人了。(反正又短又无聊,决定要看了的小伙伴趁早忘它吧hhh


——

“Messi和你是什么关系呢?”Kun一个人躺在俱乐部的大床上想到了白天回答的问题。
问出这个问题的人是个彻头彻尾的蠢货,因为全天下都知道答案。
“他是我的挚友,我们相处得就像老夫老妻一样。”Kun笑着打趣,和以前一样调皮地回答。
他洗完澡躺在床上,想到了这个讨厌的问题,关于他那个在足坛顶端闪耀的挚友。他已经回答了无数次,每一次他略显羞耻的答案都能轻松地脱口而出,每一次他都会露出标志性的蠢兮兮的明亮傻笑让别人信服。

真教人厌倦,他想。
多么愚蠢的问题。

Leo坐在球场上,背对着Kun。
那件蓝白条纹的球衣因为汗水紧贴在他的身上,Leo的手臂环抱着双膝,手指抠住球衣的袖子。
kun突然想起08年的那届奥运会,他和Leo一起披过的那面阿根廷国旗。
明明都一样是蓝白色条纹,那面国旗却曾拥有太阳的温度,裹挟着他们明媚的青春。
为什么此时kun眼里的天蓝色却是冰冷的,就算Leo抓得再紧,它还是冷的。

他们输了。

骄傲的阿根廷人低下了头。
观众席上的球迷的喜悦的笑声与疯狂庆祝不是属于他们的,看台上的夹着咒骂飞溅的口水和绝望地攥在纸巾里的涕泪才是属于他们的。

Kun想要过去,靠近Leo。Kun想要去拥抱他,而不能亲吻他。多么残酷,连亲吻也是属于胜者的。
这不是他该有的待遇。

Kun走过去,穿过沮丧的队友,推开过来检查的队医,敷衍过前来安慰的对手,想要绕开围在胜利者身边的叽叽喳喳的记者。为什么Leo就在眼前,却像隔了一个世界?

“阿圭罗先生,请问Messi先生和你是什么关系?”
Kun装作没听到继续向前。
“请问Messi和你是什么关系?”那个记者不依不饶。
“挚友。”这是一个没有温度的回答。
“你和Messi是什么关系?”记者拦在了他和Leo之间。

他就在我眼前,他就在我眼前背对着我哭泣。

Kun想要爆发,他想推开这个该死的记者吼道:“为什么我要回答这个蠢到家的问题,你TM有病吗,现在这样和这个该死的问题有什么关系!他是我认识十年的挚友,他是我心中世界上最棒的球员!你满意了吗?!为什么我要在这里像一个傻瓜一样回答你,而不是在我的朋友需要我的时候在他身边,去安慰他,去告诉他还有我在,让他明白这一切都不是他的错?为什么他要忍受被你们只会笑话别人失败的家伙用唾沫攻击!他不该独自承受这一切!我们都不该!你TM给我滚开!”

可他的怒火卡在喉咙,因为他想哭。他也是失掉了比赛的球员,他也穿着浅蓝色条纹的球衣,他也是骄傲的阿根廷人。绝望和焦虑化为粘稠的实体附着他的全身,填堵他沙哑的喉咙,扼住他因酸痛想要尖叫的肌肉,刺激他发痒的泪腺,占据他本就拥挤着悲伤的脑子。
“Messi对于你来说是什么?”
也许是球场的灯光太刺眼了,他晃了神,“我的挚爱。”

为什么我不能冲着他喊,我爱他。

“什么?”
“不,他是我的挚友。”Kun只走神了一秒。
他想要推开记者,抬头第一次正眼看他,那是一张和塞尔吉奥·阿圭罗一样的脸,却像瞧见懦夫一样看着他。
他不在乎。

视线开始扭曲模糊,他最后看向Leo的背影。
Leo在哭吗?
别哭啊,小笨蛋。
我也不能哭。
亲爱的,我也许可以一千次笑着对全世界嚣张地宣布,我爱你。
但我永远不能哭得像个孩子一样告诉你这个。

Kun睁开了眼睛,泪水干在脸上的感觉一点都不好受。不过没事,Leo永远不会知道Kun是一个对着梦境都要自欺的大骗子。

我想磕蒋沃啊😭
自己画得奇奇怪怪的
请太太们产粮呀

01这周份的瞎几把画打卡,想看汤老师带崽(还没真正恢复的毒液),画的奇奇怪怪的脏脏的乱七八糟没有什么比例[允悲]我慢慢来 ​​​

之前画的面包机∠( ᐛ 」∠)_

哼,国王不陪我打篮球!(豹怒!)

hh都说塞门是小天使,但我就是想看他和诺丝争男人(我有病

赛门:[图片]
我的
:)
诺丝:!!!
(ꐦ ಠ皿ಠ )
乔许:心疼一下手机好伐!
ಠ_ಠ

三只康纳我都想要!!!

因为上色太渣所以加了滤镜,不过也好不到哪里去(划掉)

马库斯,可以把小心心还我吗?
请不要再把它偷走了……


“我们的心脏是兼容的。”天啊,这句实在是太戳我泪点了!明明是个热圈我却再一次投入了冷坑的怀抱了www ・゚・(つД`)・゚・